courtesy source 轉載

中國人建造的最美的大學

原創 2017-10-31 一條
一條微信號 yitiaotv 每天一條原創短視頻,

每天講述一個動人的故事, 每天精選人間美物, 每天來和我一起過美好的生活。


▲ 每天一條獨家原創視頻 本次獨家專訪視頻, 時長4'38"

文/祝曉峰
 (建築師, 本次《致敬經典建築》講解人)

2013年,
我終於來到台中西北郊的東海大學  - 一個讓我嚮往已久的地方。
上世紀90年代初, 我是一名大學生,
我記得在建築系資料室裡翻閱到關於台灣現代建築的文章,
兩張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的照片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文章寫道, 這是貝聿銘和陳其寬合作的作品,
在50年代的現代建築中享有國際性的聲譽。


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 (攝影: AC)

2012年, 我終於有機會親身參觀這座美麗的校園。
又半年, 我再次造訪東海。



陳其寬1921年生於北平,
中央大學建築系畢業,
畢業前夕應召入伍,
作為參謀部英語翻譯參加中國遠征軍,
遠赴緬甸、印度。
1948年, 赴美學習建築,
期間在現代主義大師格羅皮烏斯的事務所工作,
1951年, 在麻省理工大學擔任建築系講師。


陳其寬在作畫(1950年代初)

1954年, 陳其寬接到了貝聿銘從紐約打來的電話,
問他是否有興趣參與台灣東海大學的設計工作。
1957年陳先生赴台灣, 進行現場監造,
並應校方邀請著手創辦建築系,
並成為東海校園建築的主要設計者。
1965年, 陳先生離開了東海大學的象牙塔,
在台北開設建築事務所。
但在商業轉型的社會,
他後期的建築作品乏善可陳。
他把興趣轉向了繪畫, 取得了極高的成就。
2007年, 陳先生病逝於美國舊金山, 享年86歲。


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室內

陳其寬在東海大學的建築實踐跨越10餘年,
我認為, 形制的傳承、演化和創新
是東海早期建築作品的核心。


東海大學鳥瞰圖 (陳其寬繪)

東海大學文理大道 (攝影: 祝曉峰)
在貝聿銘主導的校園規劃中,
文理大道作為主軸,
是東海大學教學空間的核心。
兩側是文、理、工、農諸學院。


從文理大道看理學院 (攝影: 祝曉峰)


從理學院看文學院 (攝影: 祝曉峰)


從工學院看理學院 (攝影: 祝曉峰)


理學院庭院 (攝影: 祝曉峰)


文學院外景 (攝影: 祝曉峰)


文學院庭院 (攝影: 梁井宇)


理學院迴廊 (攝影: 祝曉峰)


文學院迴廊 (攝影: 祝曉峰)


坡地景觀 (攝影: 梁井宇)

陳其寬1957年到台灣負責督造時, 場地整形和綠化植栽剛剛開始。

他及時制止了粗糙填挖, 並指導施工方精心放坡。種植了大量廉價易生的當地樹種。
這在50年 後成就了東海大學的生態森林, 其功不亞於建築上的成就。


男生宿舍外景 (攝影: 祝曉峰)


男生宿舍內庭院 (攝影: 祝曉峰)

男生區的圍牆較少, 相比之下, 女生宿舍對私密和安全的需求更高, 但庭院空間的設計卻更為靈動。


女生宿舍設計稿 (陳其寬繪)


女生宿舍內院透視 (陳其寬繪)


女生宿舍外景 (攝影: 祝曉峰)


女生宿舍月門與小徑 (攝影: 祝曉峰)

整個女生宿舍僅有的出入口。但當你步入牆內的庭院時, 會清楚地感到私密性的加強, 這空間似乎在說: 男賓該止步了。


女生宿舍架空與山牆 (攝影: 祝曉峰)


女生宿舍東院 (攝影: 祝曉峰)


女生宿舍白牆與敞廊 (攝影: 梁井宇)


女生宿舍外院 (攝影: 祝曉峰)


女生宿舍坡地上的院落 (攝影: 梁井宇)

50年過去了, 這些貼心的設計略顯殘舊, 卻仍給我們以動人的溫暖。
在這建築與地形精妙配合的環境裡行走, 能夠體味江南園林曠奧收放的韻味。
這不僅是美學的建築、建構的建築, 也是人性的建築、自然的建築。


女白宮剖面

在陳其寬為東海設計的早期建築中, 女教員宿舍 (女白宮)在建築語言上最為內斂、也最為耐人尋味。


女白宮外景 (攝於1962年)

從外觀得到的平淡印象, 進門之後, 被室內空間徹底顛覆。


女白宮公共客廳 (攝於1962年)


女白宮宿舍的建構與空間層次 (攝影: 祝曉峰)


女白宮宿舍內景 (攝影: 祝曉峰)

進入房間, 一張榻式單人床、和一把椅子, 是屋內落地的全部家具。上下是透氣採光的高窗和地窗。


女白宮外景 (攝影: 祝曉峰)

從門廳的小巧通達、到起居室和餐廳空間的園林意趣、再到走廊的低徊幽閉、最後進入房間, 在享有私密之餘, 仍能感受光景生動的氣韻。抵達了詩一般的、高度凝練的境界。


招待所前院 (攝影: 祝曉峰)

東海建築的意義 - 台灣著名建築教育家、建築師漢寶德先生曾指出:

 "陳先生是標準的中國讀書人, 有傳統士人的優點和缺點。
他能妥協, 能隨遇而安, 不固守原則, 在生活中尋求心靈的情趣。
建築上的表現也是如此。"



招待所外景 (攝影: 祝曉峰)

在1950-1960年
台灣社會大眾面臨生存問題的艱難時期,
這樣的追求, 如孤獨的鄉愁一般曲高和寡,
能夠實現, 實乃中國現代建築史的幸事。
鄰國日本, 有清家清、篠原一男這樣的承前啟後者,
他們對日本傳統和現代主義的兼收並蓄,
成為當代日本建築蔚然之觀的重要基礎。
相比之下, 東海大學建築的探索
在傳承上顯然後繼乏力。
我相信, 東海大學早期建築所開啟的幾條道路,
不僅是鮮活的案例, 更是開放的起點,
對中國傳統文化在建築中的傳承,
對當代乃至未來中國建築的實踐,
都有著無可估量的價值和意義。


圖文節選自祝曉峰
《形制的新生: 陳其寬在東海大學的建築探索》,
特此鳴謝!

courtesy source  轉載